写信网 > 日记大全 > 心情日记 > 【我在十字路口】他开始夸张的上下左右扭动起脑袋,脖子处发出‘嘎嘎’的骨裂声响...

【我在十字路口】他开始夸张的上下左右扭动起脑袋,脖子处发出‘嘎嘎’的骨裂声响...

来源:写信网 时间:06-23
两个月长的暑假对我来说实在是难熬,同学多半是外地的,爸都要上班,就我一个人,实在不愿每天都无所事事一个人待在家,既无聊又无趣,所以,我就在离家不远的步行街里找了一家品牌服装专卖店,打发着日子,也顺便体验一番生活。 由于是正值暑假,店里的生意格外火热,每天都是忙的晕头转向,汗流颊面。但好在生意不错,我也捞到不少的提成,也算的上是一种宽慰了。 好不容易又挨到了打烊时间,等顾客都走光了,我连忙掏出手机一看,居然都十点半了,于是我和小雪立即开始打扫卫生—— “佑灵,你先扫地,我去打水。” 小雪说完就转身去了洗手间。 我拭了拭额头的汗珠,也径直走到了门口。 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 我正踮起脚尖准备关掉排风扇,突然一个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面前,着实的吓了我一跳。 “呃......可以啊!欢迎光临!” 虽然很不情愿,但处于顾客是上帝这一理论,我还是硬着头皮朝他微笑。 “谢谢。” 他说完就直接走了进去,面无表情的很冷漠。 我没想太多,本能的跟了上去。 从背后看他的穿着,应该是一个年龄十七八岁的大男孩,个子一米七多,不过很瘦。 “我想试下这件衣服。” 他突然停下脚步,背对着我指了指挂在正前方的一款黑色T-恤。 那款T-恤上的图案是一个卡通怪兽头像,表情很是邪恶,跟他的冷漠倒是有几分独到。 “给你。” 我取下衣服拿了件中码的递给了他。 “谢谢。” 他伸手接过衣服便朝试衣间走去了。 我望着他的背影,总觉得什么地方有些奇怪,为什么他说话都不喜欢看着别人?从前到后都是背对着我,我长得有那么恐怖吗?!晕—— “佑灵,你站那发什么呆?赶紧打扫卫生准备下班啊!” 柜台传来店长的喝斥声,我连忙回过神。 “这还有一个顾客,我去看看他。” 说完,我赶紧走向试衣间。 “啊——” 走到转角处,我被迎面撞过来的身影吓了一跳。 “怎么了?见鬼啦?!” 小雪正提着一桶水气喘吁吁的站在我面前。 “吓死我了,你走过来也没个声响。里面那个顾客出来没?” 我说着探头朝里面瞄了瞄。 “顾客?里面有顾客吗?我没看见啊!什么时候进来的?!” 小雪纳闷的皱起了眉。 “你打水的时候进来的,好了好了,你先把水提到外面去吧!我进去看看他好了没。” “哦。” 小雪点点头,左摇右晃的提着桶子朝外慢吞吞的走去。 我也跟着转身走进了试衣间。 “能不能帮我换件大码?”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3号试衣间内传了出来。 “哦,好的。” 我瞄了瞄微掩的3号试衣间,这人那么瘦,还要大码?怎么也不出来照照镜子呢? 没想到太多,拿就拿吧!说不定这就是个怪人。 “你好,你要的衣服拿来了,给。” 我停在了3号试衣间门口,把衣服从缝里伸了进去。 “谢谢。” 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,接过衣服的同时,我似乎触碰到了他的手,那阵冰凉让我忍不住抖擞了一下。 这么热的天,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冰的手?会不会是我太累了,出现错觉?! “能不能再帮我换件大的?” 3号试衣间里又传出那个男孩的声音,很微,很弱。 “还要大?”我忍不住在外面皱起了眉头,“你穿那么大应该足够了吧?!要不你出来看看?!” “......” 里面半响都没声音,陷入一片沉寂。 “好吧!你等等,我去给你拿。” 无语——唉! ...... “佑灵,你过来看呐!那边围了好多人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?!” 小雪探头探脑的在门口边观望边朝我喊到。 “行了,你就别多管闲事了。赶紧把地扫一扫吧!我接完这个顾客就过来帮忙。” 我把衣架上最大码的那件取了下来。 “那边好像出了什么很严重的事哦?连救护车跟警车都来了!” 这丫头还一个劲的往前探,脖子伸的老长。 “好奇心会杀死猫,你没听过啊?!” 也不来帮帮忙,就知道多管闲事。咳—— “外面发生什么事?” 店长也好奇的起身朝外走去。 倒—— “你好,我已经帮你把最大码拿来了。你穿好之后出来看看吧。” 我又走到3号试衣间把衣服递了进去。 “谢谢。” 又是那只看似冰冷的手,递过衣服我迅速的把手往回缩。 “佑灵,你先看着店里,我跟店长去对面看看,马上就回来啊!” 外面传来小雪的声音,待我伸出头去看,就已经没影了。 有没搞错啊?!剩下我跟这个古怪的人在这个偌大又冷清的店铺里,最重要的是,卫生都还没有搞完哦! “请问......您穿好了吗?” “......” ? 又是半天没动静。 “还是穿不上。” “......” 怎么可能嘛?! 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还是存心找茬的?! ‘嗡嗡’—— 手机在口袋里振动起来。 “!” 我无力的按下了接听键。 “佑灵……” 是小雪。 “怎么了?还不回来?” “佑灵,这里出车祸了,死了三个人。” 小雪的声音弱弱的。 “啊?!不是吧?!” 我顿时竖起了汗毛。 “听旁边的目击者说,一个男高中生在穿梭马路的时候,因为走太急没注意到路边迎面驶来的大卡车结果活生生的被撞死了,车子从他的身上碾过,两只手都被折断,脑浆也迸了一地——” “啊?那么恐怖?!你......你别看了,赶快回来吧!” 我光想象那个画面都觉得十分恐惧。 “你也过来看看吧!我在这等你。嘟......嘟......” “喂?!喂?!小雪?!” 怎么就挂了?! ‘吱嘎’—— 突然,眼前的3号试衣间打开了。 “怎么样?衣服可以穿的吗?!” 我忙收起手机,迎面望去。 “还是穿不了。” 他侧着脸站在我眼前,我瞄了瞄镜子里,身上那件最大码的衣服都已经快要遮过他的膝盖,一张苍白的脸,面无表情。 嗯?!他的袖子?怎么是空的?! 我转头看了看他—— “啊!” 他正转过身直视着我。 两只眼睛空洞的可怕—— “你......你怎么不把手臂伸到袖子里?!” 此时感觉到一种不寻常的恐惧在我的骨子的蔓延着。 “……” 他扬起惨白的脸,嘴唇开始颤抖。 “哎!喂……你…你没事吧?!” 我瞥瞥他,不敢靠前。 好诡异的感觉…… “这件衣服我穿的好看吗?!” 他一副僵硬的表情,又僵硬的问。 “呃……” 我想说,不太好看…… “我女朋友说…这个怪兽很可,很适合我……”他转过身,对着镜子,“所以,我也很喜欢……” “哦…哦…呵呵…喜欢就好啊!喜欢…就买去吧……呵呵……” 晕死! 跟我讲这些干嘛?!喜欢就买呀!买完了我也好下班嘛!唉…… “呜…唔呜……” 他突然在镜子前浑身抖动的哭了起来。 “……”我吓了一跳,“你…你怎么了?没…没事吧?!” 我不禁慌了——有没有搞错?! 我可是第一次见男生哭,还是这么高大的男生 “好痛…好…痛……”他空荡的两个袖口开始抖动,疼痛的仰面大叫,“救命——!” “啊!”我朝后一倒,靠紧墙壁,“你……你到底怎么了?别…别别别别吓我……” 我的心脏开始狂乱的跳动,脚也不听使唤的边退边哆嗦,呼吸急促凌乱,不敢再看他的脸。 小雪……店长…… 你们快回来呀!我…我突然感觉好害怕…… “别走……”他开始夸张的上下左右扭动起脑袋,脖子处发出‘嘎嘎’的骨裂声响,“我的手…呢……” “……” 开什么恐怖玩笑?进来的时候明明都看见…… “没有手就不好看了…求求你…帮我把手找回来吧……” “啊?!” 我一身冷汗。 找……?!找?!!! “没有手…穿不进去……” “……” 我仔细的瞄瞄他的袖子—— 像件床单披盖在身上似得,只露出一个干瘦的脑袋,不仅没有衣型,而且,感觉……就像个漂浮在空中的断臂幽灵…… 突然—— 从他的袖口中逐渐的渗透出奇怪的液体,顺着袖角,一滴滴沉重的滑落到地板上—— 我觉得蹊跷,眨巴着眼睛一个劲的朝地面望去。 “我的手…手…手……” 他边喊着边转过身,语气阴冷,像个哀怨的鬼魂。 “啊——啊啊啊——” 不等他站稳,我立马不要命的往外狂奔—— 因为…我…我看清了!!! 从他袖口中滑落的——是血!!! 我脑海中立即想起刚才小雪来电话中说的那些话,再想想这一系列的诡异画面,天呐!不用说了,那个被撞死的断臂男高中生,一定就是他了! 天呐!简直不敢相,我…我居然碰上鬼了?! 可是…我跟他无冤无仇的,干嘛要来找我啊?! 不!不要不要不要—— 我胡乱的大喊,奔出了店。 “佑灵!” 迎面徐徐的走来一个人影,我止住脚,一看!是小雪! “小雪?!”我立马拽住她,“快…快走!店里…闹鬼了……” “鬼?!”小雪一听,很镇静的笑了,“这个世上哪来的那么多鬼啊?!一定是你看错了吧?!” “不是!不是的!我……”我捂着剧烈碰撞的胸口,喘着气,“不骗你…真的…就是你刚说的那个…被车撞死的高中生啊!他…他居然到店里来了!!!好恐怖啊!他满身都是血…映红了大片的地板,还有他的头……哎!哎呀!待会再跟你说,快…相信我!我们快离开这!” “佑灵!大半夜的,不要开这种玩笑……” 她冷冷的挣脱掉我的手。 “我没有开玩笑!是真的!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?!别回去,真的,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……” “你怕鬼吗?!” 小雪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。 “鬼?!”我浑身颤了一下,搂紧双臂,“当…当然怕啊!” “呵呵……”她咧嘴一笑,“为什么?!” “哎哎!拜托!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,你…你赶紧跟我一起先逃命吧!等会他要是追出来,我们就走不了了!!!” 我着急的跺起了脚。 “去哪?!” “去哪都行啊!只要别待在这条大街!!!” “可是……”小雪垂下眼皮,望着脚下,“我走不了了…我的脚不见了……” “什……什么?!” 我瞪大眼睛,低下了头。 天呐! 我简直不敢相信,她膝盖以下的部位居然全都不见了,像是被什么机器碾断,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丝丝带血的皮肉垂挂在削瘦的大腿上…… 整个人,就像是飘在我面前。 “佑灵……帮我找找我的脚吧……” 她说着把手伸向我。 “啊!啊——” 我惊恐的尖叫着,跌跌撞撞的朝后退。 “好痛啊…佑灵…真的好痛……” “不要过来…走开!走开啊——” 我边喊边推开她,埋头朝前逃去。 …… 我气喘吁吁的跑到对面的大街,依靠在一根粗壮的电线杆上。 刚才所见的那一幕,差点把我吓晕过去,太不可思议了!我甚至开始怀疑……我是不是在做梦?!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,那?小雪…岂不是也成鬼了?!可是…怎么会?! ‘嗡——!’ 手机在口袋里振动起来。 一看,是店长! “喂!”我急切的问,“店长!你在哪?!” “佑灵…救…救我……!” 电话那头传来微弱的喘息声。 “……” 在这阴森森的大街上,听到这种沙哑的呼喊声,我不敢再出声,只知道全身都在抖。 天呐! 难道? 店长也?! “喂…佑灵…你在听吗?!快…快点来救我…我…我被车撞了……” “店…店店店长…你你…在哪…哪……?!” 我几乎害怕的快要哭出来了。 整个大街,竟然连个人影都没看见。 “我在十字街路口…这出了车祸……” “哦…哦…我马…马马上过来……” 十字街?!不就在前面嘛! 怎么办?听店长的声音很虚弱…万一真的是出了车祸…… 不管了!横也是死,竖也是死! 还是先去看看吧! …… “太吓人了,一下死了三个,都是身首异处,血肉模糊啊!” “啊?!到底怎么回事啊?!怎么会弄的这么惨呐?!” “……” 我匆匆的跑到十字路口,果然看见沸沸扬扬人群围在马路边上,听见有人在议论,我稍停了停脚步。 “那两小情侣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在大街上闹起了别扭,那女孩很生气的大嚷了一句什么‘不喜欢就别买!’,就一个劲的往对面跑,男孩就跟在后面追,跑到对面路口的时候突然有辆小轿车从里面开了出来,速度还挺快的,那男孩就急忙伸手拉住了女孩,才幸免没撞上去,可那女孩当时正火大,气愤当头,就一个劲的推开男孩,男孩也不反抗,任她发泄,还边哄着,唉……偏偏那时候在男孩身后的下方路口正驶来一辆飞快的大卡车,上面装满了钢筋、铜铁丝、玻璃门……那女孩死命的一推,男孩就连连往后倒,直接撞在了飞驰而来的卡车上,那一下,整个人都飞了起来……” 是路口一书报亭的大叔。 “啊?!不是吧?!天灾人祸呀!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?那…那后来呢?!” “那男孩被撞的几米高又直接掉进了卡车车厢里,颠簸了几下,又滚到地上,唉……又被后面紧跟而来的大卡车从身上撵了过去,你们是没看到,那一下四五辆卡车呀!哎哟…都没来得及刹车,一个劲的跟着撵过去……” “是啊!我刚还听人说,那男孩的两只手,当场就被碾断,连脑浆也压出来了……” “天呐……太惨不忍睹了……” “是啊!死的也太惨了吧?!那…那女孩呢?!” “那女孩就傻愣愣的站在路口,一动也不动,后来所有的车都停了下来,她才疯了一般的冲到车后,趴在男孩的尸体边大哭……”大叔摇摇头,接着讲,“就在那时,车子由于速急刹车,里面的货物猛烈撞击,将车厢门给撞开,就在女孩大哭的时候车上的东西一骨脑的从上滚了下来,女孩刚抬头,就被迎面倒来的玻璃门压个正着,没来得及叫,就被斩断了脖子……” “啊?!哎呀?!这十字路口不是一直都很安全的嘛?!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呐?!” “我刚过去看了下,真的呀!整条马路都成血淋淋的了……” “千万别过去凑热闹噢!”一戴眼镜的老爷爷从人群中冲出来喊到,“刚才有两个凑热闹的年轻人,走过去看尸体,结果被拥挤的人群一推,摔到满地的玻璃碎片中……咳……咳咳……” “怎么了?!” “……” 两个年轻人?不会就是店长跟小雪吧?! “咳……”老爷爷咳了几声,喘过气,严肃的摆摆手,“那小姑娘往前一栽,就扑在一块破碎的大玻璃片上,那玻璃就直接扎进了她的膝盖,后面随之倒在她身上的年轻人,又将她重重一压,就听一声惨叫,那小姑娘脚哦!哎哟…就活生生的给切了下来…那一下,人全都吓的跑开了,那女孩呀!也疼的晕死过去,刚才救护车赶到,听说已经由于失血过多,死了!话说,那死过人的地方千万别去凑热闹,尤其是死的很惨的人……” “哇……不是吧?!” “太吓人了!那…那现在怎么处理?!” “……” 我的头周旋起一阵晕眩—— 小雪…… 我刚刚看到的,真的是小雪的魂魄…… 对!对了!还有店长呢?! “打扰一下!请问…那个扑倒在小姑娘身上的年轻人呢?!他怎么样了?还活着吗?有没有受伤?!现在在哪?!” “那个年轻人?!”老爷爷一皱眉,“当时见他受了点伤倒在血泊中,不过,后来我们都吓的跑开了,再回去时,已经没看见他的踪影……” “……” 怎么会这样?!怎么办?! 店长…你到底在哪?! ‘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,请您稍后再拨……’ 我拿起电话拨号,却是无人接听。 奇怪?! 刚刚明明来电话说受了伤在十字路口的,怎么没见到人影呢?!难道被送去医院了?!电话怎么就打不通了?! 我边想边走出了人群。 “佑灵……” 耳边传来微弱的呼喊声。 “……” 我警惕的站住,回头。 “我在这,快过来…” 声音从一个阴暗的巷子里传了出来。 “店长?是你吗?!”我缓缓的走了过去,“你没事吧?!还好吗?!” 走进巷子,我便看见背靠墙坐在地上的店长,面色惨白,看起来是那么憔悴。 “我没事…受了点皮肉伤,那些人都见死不救的跑掉了,我一个人从那爬了出来……” 他说着,沉重的脑袋像天平一样的不停左右晃动。 “你没事就好…”我哭着扑上去抱住了他,“唔呜…小雪…她…她死了……” “我知道。” “刚才就我一个人,真的好害怕…呜呜…来…我扶你,我们去医院吧……” 说着我就松开怀抱,准备扶他。 “没必要了……” “不行!你浑身流了这么多血,一定要——” 突然—— 接着依稀的月光,我看到一根银闪闪的长东西在我的眼前晃动,一闪一闪,随着他脑袋的摆动,忽近忽远。 “……” 那…是什么?! 我屏住呼吸,瞪大了双眼。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那是一根略粗的小钢筋,藏进他的脑袋里,笔直的穿过了他的太阳穴…… “头好痛…好痛……” “啊——!!!” ……

谨记:朋友,当你再次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,一定要认真的检查过往行人车辆噢!我……会盯着你的……





偲筱媛 QQ 1270538240



【我在十字路口】他开始夸张的上下左右扭动起脑袋,脖子处发出‘嘎嘎’的骨裂声响... 内容由写信网整理,转载请保留地址: http://www.woxiexin.com/xiexin/EKtGotOU6pM5jfoyNYoJRSjE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