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漫漫的夜空,群星闪烁,每颗星星发着自己微微的光亮。然而,天才的画家将他们组合成了令人陶醉的银河。在这醉人的银河下,我们显得如此渺小,我的四周是虫儿们在演奏,我呆呆的坐着,呆呆地看着这醉人的银河,心也慢慢醉了。人生就像这璀璨的银河色彩斑斓,但不要就停留在这里就止步不前,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小A最近“疯了”,整天胡言乱语,忽大笑,忽沉默,因为小A爱上了写诗。除了吃饱了撑着的人会写诗,疯子也会写诗。而诗注定会吞没孤独人的灵魂,让人更加疯狂。“疯子与诗相依相存。”小A说。疯子的眼中是纯净的,如同新生的婴儿。小A开始把自己的生活变得充满诗意,“书本很可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抽一根凌晨的烟,黑夜与灯火的边缘一种微小莫名的感伤在心底蛰伏下来,DOTA,爱情的叵测,人群瓜葛,渗透缓慢在这腐烂的生活中,日子在惯性中空洞流失。也许,至始至终,都是时光摆下的一个局,以难题的形式浪费在回忆中。那些目的不纯,去向不明的情感总会在时间的断头台自行了断。生活再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花季,在意裙裾的洁白,在意那一切被赞美被宠爱与抚慰的情怀,在意童话故事里的故事结局的忧伤与美好,在意于王子的马车停在了谁的身旁。淡忘了走远了曾经的美好,曾经的甜蜜。黯淡了斑驳了曾经的幸福,曾经的成长。曾经追逐的梦想,依稀可以在原地寻找,如今花季的日子,又和着风儿一起吹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一个丑大王爱上一个没有底子的灵慧的女子,这注定是场卑微的爱!那个白衣裙子带着可爱的小山羊的快乐渲染了他,她的一颦一笑让他痴迷,她的杯水之恩让他铭记,她撇嘴的小动作让他心动。啊!多美好的女子,而他呢?丑得让她无法正视,他甚至还没有正常人的体格。他卑微呀!无论在她落难时他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一天,小壁虎怕在墙上玩,却被野蛮的婆婆看见了,就用扫把把小壁虎的尾巴打断了,于是,小壁虎就开始“借”起了尾巴。小壁虎走啊走,走啊走,总算找到了河马大哥,小壁虎问河马大哥:“河马伯伯,能把您的尾巴借给我用用吗?”“不行啊,小壁虎,虽然我很同情你,但是我也不能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一回首,你的笑容深深的迷住了我;二回首,你的身影已烙进了我的心里;三回首,我只愿和你长相厮守。若,只如初见,我愿不会回眸。人生,若只如初见,没有开始,就没有结束。他还是他,她还是她,两条永远也不会相交的平行线,相交也只会是悲哀的尽头,注定越离越远。若,只如初见,多好。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月,在一片宁静中升高了。她身着白色的纱裙,娴静而安祥,温柔而大方。她银盘似的脸蛋,悄悄透过树梢,轻轻撒下点点梦幻般的银纱。小心翼翼地提着裙角,我向树林深处走去。夏季的树林笼罩在一片神秘的色彩之中,偶尔,听到有几只夏虫,在草丛深处浅唱。虽然不及夜莺的歌喉动人,却无形中,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鸟巢中嗷嗷待补的雏鸟,喜欢抖动着无力的翅膀,试图把自己瘦弱的躯体投放到混淆着古木味的空气中,随着习习流动的气体,放飞自己的梦,让梦成为现实,让梦幻变为人生。私欲的环境里,不满足的情感中,世间事物以各种各样的关系演绎着一个时代的梦。这个梦,是从出生那刻起就慢慢地,慢慢地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夜深了,可还是不曾有睡意,轻轻地拉开窗帘,探出头,然后仰望天空,今夜无星,只有那孤独的明月躲在浮动的薄云后面,腼腆地笑着。当风轻轻地划过树梢,我听见了她走时留下的歌声,她说这样的夜色正好。我无能为力,我只看到她的歌声,渐渐的远去……某君说,只要是和文字一起远行的... [查看原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