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原放兄:日前奉上一长信,嗣又托静如转一信,均达览否?弟比来手中奇窘,不知行翁处能商得若干否?如有所得,望交上海银行直寄东厂街十七号舒宜之先生转弟收不误。交上海银行寄,不需汇费也(中国银行或者也可)。专此敬颂侍安!弟明宜手启〔一九三五年〕二月廿五日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原放兄:旧历正月已过,孟翁尚未出来,不知又有变动否?店中加增资本事,想尚无把握。店中生意如不佳,与哲民款,望停止,即寄,亦万勿直寄彼处,彼用度已另有办法矣。弟欠亚东之款(孟翁手),公私两方面在三千元左右,店中又如此困难,我一时无力偿还,心中十分不安。目前办法,惟有将版税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原放兄:今日乃刚兄来此面谈,敬悉一切。孟翁及行翁往来信稿亦看过。书店改组后,孟翁只任董事,推鉴初任经理,我甚以此见为然。如照此办法,兄可一面帮助店中进行改组后的出版新计划(此事十分必要),一面帮助行翁做点事,兄以为然否?店事,兄之借款主张,全是幻想,切勿再作此打算。股份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原放兄:日前寄一长函,谅已收到。哲民已转学他处,不到大同矣。他的零用,据他说,从你处取过六个月(至正月)共计六十元,对否?以后尚望能继续,惟不可直寄他,望按月交静如收,以便交我转去。行翁手中想必甚窘,寄我之款曾提及否?此祝健康!弟明宜手启〔一九三五年〕二月廿二日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原放兄:久不接你信,亚东增加资本问题,谅必无望了。为季君向北京及福建谋事的话,有无希望,请面告静如,由她函告我。《老子考略》稿及《廿五史》一册,望交静如或哲民带来,谁先来则交谁带。行翁处款,有则收之,交静如带来,无则不必催他。此祝侍安!弟明宜手启〔一九三五年〕一月二十八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原放兄:兄如无要事,当然不必来。店股款事,谅必无望(我以为章、胡都无法),则只有自己努力,极力开源节流,以勉强支持此不景气时期。年关不知如何过去?好在全上海市面都不佳,即信用欠好,也不算什么特别稀奇,望勿以此愁损身体!章家婚事即不成也勿懊恼,行翁想亦无可如何,必非有意欺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原放兄:由此回沪后未来信,不知所谋如何,至以为念。1.店中加新资金事有希望否?2.为季君谋事之事有希望否?3.文稿已由行翁处寻得否?4.行翁处,年内能通融百元否?此四事望早日示知!文稿及钱如到手,均可交由静如带来。此祝健康!弟明手启〔一九三四年〕十二月二十四日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方泉兄:别后谅早已抵沪。所托三事,希一一赐复:1.托购中、英、日各书如何?2.蔡处已去过否?3.黄医生对贱恙有何意见?上次寄来打针之药已用完,此地买不着,请再购一打寄来(药名:Glycero-ColitonNo.60—1c.c.)。兄店事实危,靠借款救济,不是办法。第一必须实行大大的减人减薪;第二兄必须早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原放兄:行翁处之款已取得否?寄去之稿,彼意云何,均望即速示知!书报合作社之《廿六史》、《史记》已出版,开明之《廿五史》,不见动静,不知何日出版,不至成为骗局否?出版望即寄来。邮寄或太贵,能有便人托其带来最好。寒假中静女士必来,倘迟至彼时始能出版,托她带来正好。此祝健康!... [查看原文]

  • 原放兄:三日手书敬悉。行翁出钱收稿给亚东,我自不反对,惟有三事请兄答复:1.亚东是否承认每千字稿费十元,而且外国文翻译权保留。2.《自传》是否收用。3.以现在之市面,亚东是否能印此类冷僻之书?亚东近出二书,书名及作者之名均不能号召读者,不知何以要印那样的书?行翁《论衡》及李... [查看原文]